Glory‖茔穸の秋

最近……你们懂的,卸载老福特一段时间,寒假再回来看看。

最近……你们懂的

三次也很忙,没时间码字

卸载老福特一段时间

寒假再回来看看


【狛日R18】绝望理想乡

*第一篇点文,未来机关ABO,本来只想写老夫老妻,结果又变得怪怪的

*第一次写ABO,设定若有错误欢迎指正

*OOC,辣鸡文笔

*祝食用愉快

——以上——

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上回响,沉重但不拖沓。忽明忽暗的灯光投下模糊不清的影子,在一道门前停止了移动。钥匙把锁簧推到正确的深度,旋转起来却大为不畅。

只不过日向创早就不在意这异常的手感——不过是血凝在锁眼里罢了。他把钥匙放回口袋,推开门又重重合上,带起的轻微风声像是什么叹息。

房间里很黑,但少年轻车熟路地跨过地上乱七八糟的杂物,走进浴室,略微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在熟悉的位置看到叠放齐整的干净睡衣。

他抿了抿嘴唇,跨进淋浴间,打开花洒让冰冷的水喷在自己的一身行头上。

脚下洇开的液体带了浑浊的色泽。

灯“啪”得一声亮了起来,雪白的瓷砖反射出明晃晃的光。日向双手撑在墙上,垂着头,湿透的发丝凌乱地沾在脸颊,白色的衬衫近乎透明地贴在身上,西装裤脚往下滴着暗红的水。

“为什么现在才回来?”狛枝冷冷地声音从门口传来,攥在手心的手机屏幕上是十七个未接通的通话记录。

“狛枝,”少年捏起拳头,把额头顶在墙上,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绝望,又蔓延了。”

 

半年前爆发的“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让整个人类社会的秩序分崩离析,绝望像瘟疫一样蔓延。苗木诚带领同学粉碎了江之岛盾子的阴谋,加入未来机关,又见证前辈们在新世界程序之中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他们直面绝望,战胜绝望,像极夜中的星火,要烧过这荆棘丛生的荒野。

日向创是一个Omega,只有这样弱势的性别才有可能承受住改造,虽然依旧是九死一生。现在的他清晰地记得自己成为“神座出流”后的所有经历,才近乎苛刻地运用才能与绝望相抗衡——无论是作为未来机关的责任还是弥补过错。

但破坏永远比修复容易得多。文明要在灰烬中重生,但黑暗在光无法触及的地方蠢蠢欲动。

 

“一个月前安置下来的人又开始自相残杀。”日向的声音又低又缓,和水滴一起摔碎在地上,“等我到那儿的时候,只剩下一个孩子,坐在尸体中间,把碎肉一块块缝在自己身上……”

“我和他们说过,这几天不要让你出外勤。”狛枝对日向描述的内容无动于衷,把手机搁在一边,跨进淋浴间打开热水的开关,开始剥少年身上湿冷的衣服,“你的发情期快到了。”

日向挣脱狛枝的手,猛地转身掐住他的肩膀,像是要把心中所有的恐惧吼出来:“那个地方离这只有三公里啊!我们都曾是绝望残党,如果,如果——唔!”

狛枝而无预兆地吻了上来,强势霸道又带着些安抚的意味,手指轻轻揉压日向颈后的腺体。少年挣扎了一下,很快就顺从地张开嘴唇,两条舌头热情地交缠在一起。

日向喜欢在接吻的时候闭上眼睛。狛枝看着他睫毛上挂着的细密水珠,在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们都太了解彼此,日向创想藏起恐惧,狛枝凪斗则成全他的自欺欺人,心照不宣的默契。

当刺在心中的不安被一点点舔舐出来,又融化在这个炽烈的吻中之后,日向紧张到微微颤抖的肩膀终于放松下来,颈椎两侧的肌肉在水流的冲刷下隐隐作痛。他又在狛枝的唇间摩挲一阵,贴上对方的额头,鼻尖亲昵地蹭在一起,把湿成一缕缕的白色发丝拢到狛枝的耳后。

一声轻笑之后,连声音也低沉地带上了潮湿的热气:“去床上吧。”


【车】

*啊呀累死了,怎么还有一辆车啊……【装死.jpg】

*点文因为想一发完,所以更新会比较慢,抱歉


【全员/狛日R18】That Dragon(二十一)【番外下】

*【目录传送门】

*梗来源于飞驰的脑洞太太的全职龙

*超高校级的大家都是龙,至于创妹……你猜啊?

*标题暂时还没想好

*更新缓慢,文笔辣鸡,OOC不可避

*感谢您的宽容

——以上——

【车】

*这下这个系列真的就完结啦!【也许以后还会出番外也说不定?】

*接下来就是点文了,怎么还有那么多车啊?【枯槁】

*总之谢谢大家的支持,祝食用愉快!

【全员/狛日R18】That Dragon(二十)【番外上】

*【目录传送门】

*梗来源于飞驰的脑洞太太的全职龙

*超高校级的大家都是龙,至于创妹……你猜啊?

*标题暂时还没想好

*更新缓慢,文笔辣鸡,OOC不可避

*感谢您的宽容

——以上——

【车】

*【后续传送门】

*答应的番外哦

*嘻嘻,又只有一半哦【你他妈的】

*后面啥时候会发呢?【你他妈的】

【全员/狛日】That Dragon(十九)【完结】

*【目录传送门】

*梗来源于飞驰的脑洞太太的全职龙

*超高校级的大家都是龙,至于创妹……你猜啊?

*标题暂时还没想好

*更新缓慢,文笔辣鸡,OOC不可避

*感谢您的宽容

——以上——

Part.19

银龙少年在这个轻柔的吻下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日向异色竖瞳里澄澈的底色。他虚弱地勾起嘴角,像只慵懒的猫一样心安理得地享用顺着粘膜传渡过来的精纯魔力,世界之树的力量掺杂其中,恰到好处地浸润着他动摇了本源的魔力回路。

细腻的水声像是槲寄生下散碎的月光,乘着微风安静地荡漾开来。狛枝的眉梢带着缱绻的笑意,而龙神少年却没好气地瞪他,抱怨似的咬了一下柔软的舌尖,被银龙软绵绵地推开。

“日向君,哦,是不是该叫你龙神大人了?恕我现在无法行礼——”狛枝的嗓音沙哑地像一块干树皮,揶揄的语气倒是没有分毫减少。

日向听着银龙明知故问的调笑,顿时气结,深吸一口气之后从牙缝里挤出不久前才说过的话:“狛枝凪斗,你真是个混蛋。”

除此之外还能说什么呢?他们只是想让对方活下来,甚至拯救秩序一侧都成了附属产物,龙神少年也只能庆幸,庆幸正义又一次得到胜利女神的垂青,庆幸结局如此皆大欢喜。

所以对这个评价,银龙不置可否,反而用很受用的愉悦语气回道:“彼此彼此。”

“你现在能站起来吗?”

“恐怕不太行。魔力透支地太厉害,就算是您和世界之树共同补给,也不能一蹴而就,相信您也明白这一点,尊敬的龙神大人。”

日向懊恼地抓了抓头发,挺立的呆毛因为略显粗暴的动作颇具喜感地抖了几下,然后他又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抄起狛枝的腿弯把他横抱起来,深邃的黑雾在身周凭空浮现,把浑身赤裸的他们笼罩得滴水不漏。

“这里的环境不适合你恢复,我们必须尽早动身。”龙神少年补充了一句,但他越听越觉得自己这句话十分欲盖弥彰,尾音甚至可疑地低了下去。

“您不必解释的,尊敬的龙神大——”

“哦,别再用这该死的敬称叫我了!”

“遵命,龙神——”

日向做了个要把怀里的人扔到地上的假动作,后者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空间的法则在龙神少年的操纵下浮现在空中,密密麻麻的银色丝线一直延伸到天边,甚至比夜幕中的群星更加璀璨。丝线的源头映在日向异色的竖瞳中,他眉心新生的菱形鳞片孕育着银色的微光,迈出的每一步都踏在空间的节点上,距离的法则一寸寸崩碎,转眼就站在了位面连接的薄弱处。

“日向君,我们成功了。”银龙的眸子里映着漫天辰星,秩序一侧已经开始了对这个小世界的同化——黄昏之民可从来没见识过群星垂野的盛景。

——秩序正一点点渗透过来,另一边就是弹丸大陆的鸟语花香。

龙神少年平静地直视眼前扭曲的法则之线,轻轻的几个字像是劫后余生的喟然长叹,却又蕴含了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啊,没错。现在,我们回家。”

 

弹丸大陆的重建工作在新生龙神和他伴侣的带领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话虽这么说,其实江之岛的计划在最后一环被生生截断之后,造成的损失似乎还不如小规模爆发的混沌兽潮。自诩洞察人心的狡诈恶魔甚至料到了银龙会选择牺牲自己来挽救人类,但她清楚凭借一条少年龙的魔力是不够的——事实也是如此,若不是七海将世界之树的嫩叶和蛋壳一并交给了日向,现在秩序一侧怕是已经生灵涂炭了。

所以其实白龙少女才是解决这次危机的最大功臣。当日向带着狛枝越过位面边界归来的时候,入眼便是那只美丽的白色巨龙,线条流畅的膜翼一侧收拢在背后,另一侧展开盖住了众多魔力的源头——那是陷入昏迷的同学和老师们。

看到他们的瞬间,白龙欣喜的声音回荡在山谷:“日向君,狛枝同学,你们没事!”

日向仰着头看那不久前还只出现在传说中的高贵生物,胸口一窒竟哽咽地说不出话,没想到狛枝抢先开口:“七海同学,你是通过蛋壳感应到日向状态不对才传递意念过来的吧?那时候有么有看到什么?”

“狛枝凪斗!”龙神少年觉得自己的耳朵嗡得一声烧了起来,若是此刻有红龙在场怕是要怀疑他是不是自己的同类。

“嗯?”蛋壳传递的意念影像是单方面的通讯,怎么可能看到对方的状态呢?白龙歪了歪头,不解地看着气急败坏的日向和他怀里恶作剧得逞般的狛枝。

 

希望之峰上,少年龙族们的生活很快恢复了正常——

如果非要说些不同,那就是日向和狛枝前往世界之树的山谷接受了龙神的祝福,正式成为龙族认可的伴侣。虽然整个过程中日向浑身不自在,但这毕竟是规矩,自己现在又揣着龙神的传承,实在是不好推脱。

这本是一件受到所有人祝福的好事,但回来之后,两龙变得格外无法无天,好像每天不呆在一起二十四个小时就会少根尾巴,导致现在左右田一看到他们就要抱着胳膊说“我恐同”。

虽然明眼龙都能看出来,自从那一战之后,他和田中的莫名从情敌变成了十分微妙的关系。说不定某天我们能有幸看到他们手牵着手,一个人挠脸,另一个人把脸埋进围巾的场面——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这样的生活是曾经作为人类的日向绝对不敢想象的。他不止一次地为自己的好运而惶恐,但也因此心怀感恩。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地方——虽然这有点难以启齿——应该就是自己和狛枝在床上的地位差距了。

之前可从来没有龙告诉过他,发情期的第一次性爱不仅会在感情上形成牢固的羁绊,还确定了之后每一次的主从关系——

天哪,他日向创堂堂一代龙神,神座出流的名号说出去谁不要吓得魂飞魄散,居然被一只银龙吃得死死的,怎么说都实在太丢脸了。

每次被干得下不来床的时候,我们的龙神少年都要揉着腰在心里发狠,有朝一日一定要让狛枝在自己身下哭着求饶。

至于反攻的号角究竟有没有吹响,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END——

*【番外传送门】

*啊啊啊啊啊终于写完了!全文4w字,也不算太长,但感觉真不容易呜呜呜

*真的感谢每个支持阿鱼的小可爱,饮冰,叶洛影,瞎熙,cc,无言,白小汐,还有更多默默红心蓝手的朋友,是你们让阿鱼这个摸鱼怪能还算高产地完成这部作品,谢谢你们!

*至于番外,我觉得你们也猜到阿鱼要写什么了吧?【滑稽】

【弹丸】100fo点文

*不知不觉中,菜鸡阿鱼竟然这么快100fo了

*最近的产量自己还算满意,至少一直在持续创作,这也让我明白努力真的有回报

*cp依旧是神狛/狛日/日狛,三人也可,刀糖车不限,只要不怕我ooc【】

*点文会在弹丸龙完结之后写,写完点文会考虑开始搞小英雄【你怎么又打广告】,算是尝试一下新的cp类型

*如果不嫌弃

——以上——

【全员/狛日R18】That Dragon(十七)

*【目录传送门】

*梗来源于飞驰的脑洞太太的全职龙

*超高校级的大家都是龙,至于创妹……你猜啊?

*标题暂时还没想好

*更新缓慢,文笔辣鸡,OOC不可避

*感谢您的宽容

——以上——

【车】

*【后续传送门】

*为啥直接传去图片了呢,当然是因为傻x老福特莫名又把18屏蔽了

*车差不多就这样……?下一章收个尾,基本可以完结了吧?【怎么全是问号】

*前两天招新抓到好多可爱小朋友,期待明天面基!

*那么,提前祝大家国庆快乐!【你这是不想在国庆更新的意思了是吧?】

【全员/狛日R18】That Dragon(十六)

*【目录传送门】

*梗来源于飞驰的脑洞太太的全职龙

*超高校级的大家都是龙,至于创妹……你猜啊?

*标题暂时还没想好

*更新缓慢,文笔辣鸡,OOC不可避

*感谢您的宽容

——以上——

【车】

*后续传送门

*如大家所见,卡肉了,下一章会接着开车

*本来这章就想把车开完的,没想到最后才刚开始【你他妈】

*今天是阿鱼生日,和漫社的人玩得很开心

*我永远喜欢他们

*祝大家中秋快乐!

【全员/狛日】That Dragon(十五)

*【目录传送门】

*梗来源于飞驰的脑洞太太的全职龙

*超高校级的大家都是龙,至于创妹……你猜啊?

*标题暂时还没想好

*更新缓慢,文笔辣鸡,OOC不可避

*感谢您的宽容

——以上——

Part.15

空气一度停止了流动,只有粘稠的血在皮肤上滑动的声音好像要穿透鼓膜。人类少年瞳孔涣散,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喉咙深处滚动着破碎又压抑的音节。

连狛枝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他看着日向呆滞地把少女无力垂落的身体平放在地上,沾满鲜血的手臂从胸口抽离时带出破损的器官碎片。

——不应该是这样!七海怎么会在这里?!

人类少年异色的瞳孔中映出少女苍白的脸庞,他看见那双失去神采的粉色眸子里,自己浑身浴血的模样。

——是你杀了她!你这个刽子手!是你杀了七海!

膝盖狠狠砸在地上,日向双手捂住脑袋,仰头发出受伤野兽般的哀嚎,染血的右手在脸上画出五道血污,那侧草绿色眸子中的世界变成一片惨红,赤色的瞳孔却渐渐看不到色彩,黑白的天地间好像有一只恶魔要挣脱桎梏。

爆裂的气浪以他为中心绽开,狛枝不得不压低身形来化解这恐怖的力道,扬起的沙尘遮蔽了绝大部分的视线,但他还是看到了——

“啊啦啦,日向君怎么发这么大火,谁惹你生气了吗?”

这个声音仿佛是泼在火堆上的热油,银龙少年甚至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声音的主人发出痛苦的闷哼。

烟尘散去,魅魔已经被日向一爪刺穿了胸口,龙爪里还握着正在搏动的黑色心脏。

“江之岛盾子,你找死。”人类少年咬牙切齿地一字一顿,狰狞地表情和龙化的特征已经让他看起来更像是生于混沌的黄昏之龙。

江之岛双手掐住胸前鳞片倒竖的手臂,脸上非但没有恐惧,反而是疯狂的笑,眼中晦暗的漩涡孕育着最深重的绝望。她的肺叶也受了重创,断裂的肋骨把呼吸系统扎得千疮百孔,她说了最后五个字——

“日向创,将军。”

“不——”狛枝在魅魔如破风箱般癫狂的笑声中扑过来,粗暴地把她从日向的手臂上扯下来砸金地里,令人牙酸的骨骼断裂声清晰地传入两人耳中。江之岛像个关节折断的人偶那样被扔在地上,巨大的冲击力让地面寸寸龟裂,愉悦的神情最后凝固在她脸上。

狛枝听懂了她最后的宣告:“你们的希望,已经毁了。”

人类少年在暴怒之后似乎恢复了一丝理智,此时完全被银龙突如其来的暴力行径吓得呆立在原地。他沾满鲜血和碎肉的手悬停在半空,向对方探出一点又再次顿住,小心翼翼地开口:“狛枝,你怎么了?”

对方却好像根本没有回应他的打算,一种异样的愤怒和悲伤笼罩在那个过于单薄的身躯上,日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余光瞥见魅魔的尸体正一点点化作暗粉色的能量,不由分说地朝自己涌来。

那一刻他好像终于明白了什么,而银龙少年看过来的眼神中,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的恐惧让他胆战心惊。

“日向君,你听好——”狛枝开口了,颤抖的声音顺着空气传递过来,在灵魂边缘震颤,“你之前杀死的就是战刃骸,所以气息才没有一丝破绽。魅魔给她加上伪装,只是为了激怒你,让你在我来得及阻止之前对她出手。”

人类少年的呼吸变得粗重,他拧过僵硬的脖子往回看去,骤然缩紧的瞳孔映出影魔渐渐消散的尸体,那股能量的尽头也落在自己身上,阴冷的恶意如细密的针一般刺进皮肤,神经末梢都纠结着叫嚣起来。

“日向君,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狛枝凑近来抓住人类少年颤抖的双肩,十指深深掐进肉里,声音变得冷硬而镇定,“听清楚我说的每一个字,不要去想脑海里的画面,那只是混沌的诡计。”

日向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的人,严肃的目光和话语让他下意识地点头,眼中交替闪烁着迷茫和痛苦,一瞬间在脑海里炸开的画面仿佛要撕裂他的神经。那样残忍地把每一帧绝望的画面鲜血淋漓地展现在眼前,包括每一个沉眠在潜意识的梦魇,和所有不允许被回忆起来的妄想。

他像溺水者在怒涛中攀上浮木一般死死攥住狛枝的手腕,表情狰狞可怖,咬紧的牙关只要有丝毫松懈就会吐出混沌的低语。他像赤身在冰天雪地中游荡的迷途者,温度从肢体末端飞快流失,烈火却紧接着灼烧上来,筋肉骨骼像火堆里带露的松枝那样劈啪作响。银龙少年的声音从耳边一直拉伸到天际,但却没一个音节踩在心脏搏动的节拍上。

“日向创!你都熬过了龙化改造,难道这么简单就屈服了吗?想想七海,她正在弹丸大陆等你回去!你要在这里认输吗?”狛枝声嘶力竭地吼着,双手却被一股巨力挣开,他向后摔在地上,红着眼角看人类少年把自己缩成一团,龙化的勾爪掀起覆盖在颈侧的鳞片,渗出的血染红了同样被撕碎的领口。

“啊啊啊啊啊——!”游离在天地间的混沌以日向为中心形成肉眼可见的巨大漩涡,他跪在地上,仰头发出高亢的龙吟,赤色的竖瞳像是要滴出血来,澎湃的能量冲上云霄,凝成晦暗的龙形。

新的混沌之主诞生了。

这一刻,所有黄昏之民尽皆臣服。

“江之岛用自己和影魔作为祭品,她要日向君毁灭秩序,毁灭他所珍视的一切。”强大的威压把力量尽失的银龙少年死死压在地上,他自言自语般道出魅魔真正的目的,用尽全身力气暴喝一声,“日向创!如果你输了,七海真的会死在你手里!”

——不,狛枝凪斗,难道你真的以为,只有七海才是我的逆鳞吗?

日向把龙化的双手深深插进地里,发出野兽般的咆哮:“我做不到——狛枝,杀了我,快杀了我!”

银龙少年所有伪装的镇定在这一刻支离破碎,他摇着头找了完美的借口:“不可能,我现在根本——”

然后他感觉到体内的魔力再次奔涌起来,龙化特征自动出现,原先恐怖的威压也被抵消了大半。

“我把混沌对你的压制解除了——”日向的语气越来越不稳定,地面似乎都承受不住他的力量,一时间地动山摇,“动手!我快控制不住了!”

“你他妈的混蛋!”

这大概是狛枝第一次爆粗口,他明明从来只说那种优雅又刻薄的词汇。

然后他扑了上去,像一道银色的闪电,划过风暴最猛烈的地方,在平静到没有一丝空气扰动的风眼中心,狠狠吻住日向的嘴唇。

——TBC——

*【后续传送门】

*被安利了小英雄,最近补番到虚脱,所以更新慢了……【你他妈】

*剧情到了最高潮,再一到两章就可以完结了【大概】

*之后打算搞一下小英雄的大三角,真好吃【广告出去】

*最后,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阿鱼一定会再接再厉!【怎么说得好像完结了一样】

【全员/狛日】That Dragon(十四)

*【目录传送门】

*梗来源于飞驰的脑洞太太的全职龙

*超高校级的大家都是龙,至于创妹……你猜啊?

*标题暂时还没想好

*更新缓慢,文笔辣鸡,OOC不可避

*感谢您的宽容

——以上——

Part.14

“我成功了。”日向轻声说,眼中却尽是苦涩,“但我依然没能保护七海。江之岛控制了她,威胁我……”

“日向君……”

“所以我在贾巴沃克岛上袭击你,那诅咒其实就是最纯粹的混沌,是只有纯血白龙用世界之树的本源才能消解的能量——”

“日向君。”

“对你来说,那是致命的。只要我装作不知情,总有一天诅咒会爆发——”

“日向君!”

“我不仅没能保护七海,反而还在伤害她最重要的同学和老师!我实在是——”

“日向创!”狛枝揪住他的领口,把人拽到自己面前,烟绿色的眸子里跳着愤怒的火星,“你说完了吗?”

两个人的鼻尖几乎都要凑到一起,人类少年偏过脸,不再说话。其实只要他愿意,以银龙现在的被压制的力量根本不能撼动他分毫。但日向没生出一点反抗的情绪,任由狛枝把自己拽得脚跟离地,银龙特有的清凉气息喷在脸侧,竟像红龙的那般炽热如火。

“那么我问你,”狛枝冷笑一声,按着他胸膛把人推开,张开双臂大声质问,“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干脆让混沌杀了我?”

人类少年垂在身侧的手攥紧了,他咬着下唇,眼中的挣扎和痛苦几乎要凝成灰色的漩涡。

“你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在这里自我折磨呢?”银龙少年忽然又流露出傲慢又蔑视的神色,他微微抬头再压低视线,这时候才像是凌驾于一切低劣种族的高贵龙裔,“打着这样就能原谅自己的主意吗?日向君未免也太狡猾了一点。”

听到这样过分的言论,人类少年反而轻轻笑了起来。他低着头,肩膀随着笑声微微抖动,攥紧的拳头颓然松开,像个失了牵线的人偶:“狛枝,这种把戏对我没用的。也许别人这样践踏我的心意会让我感到不值,但这就是你的目的吧?”

日向抬起头,低落悲伤的神色让狛枝心口一窒,他刚开口就被对方毫不犹豫地打断:“不用说什么否定的话,你骗不了我的。”

“切,偏偏在这种事情上过分敏锐,人类真是麻烦。”银龙少年双臂环在胸前,淡漠的眼神斜睨过来,但只有这个时候,日向才能感觉到他在注视自己,“而且就我所知,你们是最容易矛盾和动摇的种族——但既然看穿了,我希望你能记住自己的答案。”

——你们的肩上担着伟大龙裔的神圣荣光,正视曾经犯下的错误是你们应有的勇气。但不要永远被一座裂谷阻住去路,冲破遮眼的浓雾可能会遭遇雷霆和霜雪,但龙翼上就应该承载风雨。畏缩不前会让你们的血脉蒙羞。

这是属于龙族的高傲,狛枝不会说,也不必说。日向创不是那种会在自责中沦陷的人,他的目光偶尔回望,但更多时候看向未来。他会在那光还未抵达的黑暗道路上徐徐而行,缓慢但坚定。

日向还没来得及回答,一种强烈的恶意像冰冷的刀刃一般划过皮肤,他神色突变,骤然暴起把狛枝揽到身后,右手在面前虚握。光线扭曲,一个人影保持着袭杀的姿势在空中显露出来,手中的匕首悬在日向的鼻梁上再难寸进,力量碰撞激起的风压扬起两人的发丝,一瞬的对视让日向看清对方眼中的漠然。人类少年心中一凛,左手覆盖上黑炎从侧面击来,尖锐的爆鸣响彻天际。

狛枝柔软的发丝也被风搅乱,衣摆翻飞,他神色凝重地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日向的力量更强大了,但有逐渐脱离掌控的趋势。

他正在被混沌接纳,或者说,同化。

而这声势烜赫的一击却无功而返,那道人影甚至在拳风未到之时就开始崩解,粉碎成漫天微尘。

“切,战刃骸,不愧是影魔。”日向不快地啐了一口,退后一步把人形过于纤瘦的银龙完全护住,提起十二分的警惕环视四周。

影魔是混沌中最优秀的刺客,在她的主场,任何一瞬间的松懈都可能把自己送进坟墓。

但一定有哪里不对——从激活次元锚开始,狛枝一直有种隐约的违和感,而战刃骸的出现让这种感觉几乎强烈到了顶峰。

“原本被保存在神殿深处的‘炸弹君’竟然轻而易举地就被偷到手,我怀疑那只魅魔让老师们解除了所能远程解除的禁制。”

这判断没有问题,否则龙族对“末日原石”的重视程度未免太说不过去。

“说不定她也想借你之手激活次元锚。”

那么江之岛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狛枝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找到拼图最关键的一块碎片——他知道被传送的只有作为钥匙的自己和与混沌有关的生物,也就是说原本被控制的其他龙族并不在这里,她们威胁日向的唯一手段已经不复存在,那么江之岛仰仗又的是什么?回到混沌的主场优势吗?

这肯定不是答案。就算现在她们能轻易解决日向和自己这个累赘,但作为顶级的混沌生物,要消灭一两个秩序之民根本不至于如此大费周章。她们的恶意要远比这强烈得多。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让你们——绝,望,啊!”

江之岛的话蓦地在狛枝脑海中浮现,好像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一直潜伏在侧伺机而动的影魔再次暴起,锋锐的杀意让他屏住呼吸,竖瞳不受控制地眯成一条细缝。

但这绝对不是偷袭的好时机——日向的集中力根本没有开始涣散,防御的体势也依然滴水不漏,几乎在狛枝感觉到敌意的同时,人类少年就已经把右手化作龙爪,对着虚空一爪探出。

最擅长刺杀的影魔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电光火石间,所有的线索拼接在一起,像一道白色的闪电划破银龙迷雾笼罩的识海,他声嘶力竭地大喊出声:“日向君!不要——”

但为时已晚,足以分金裂石的龙爪轻易穿透了来者的胸膛,鲜红的血从后心的位置喷洒出来,迷蒙了半边天空。她咳出一口血,溅在日向的脸颊,眼中木然的光也渐渐暗淡下去,仿佛夜幕中一闪而逝的流星。

“七……海?” 

——TBC——

*【后续传送门】

*周末实在太忙,剧情也到了最高潮,抱歉晚了两天

*你说!你究竟把七海怎么了!!!【被暴打】